白屋

日常失踪,日常挖坑。
辣鸡半吊子文手。
更新不存在的。
前面全是黑历史。
嘘――等我改改。

全职高手——白塔荣耀语c群群宣!!

夜夜雨声一点不烦:

白塔荣耀语c群群宣
背景:在不断爆发的战争中 人类慢慢进化 逐渐形成了哨兵和向导两种高于人类进化的新形态 白塔作为保护和正确发挥哨兵向导能力的必需品而出现。
  我们所处的环境是荣耀军区 这里唯一的一座白塔有许多小队 每一队都拥有哨兵和向导 在不断的出战与迎敌中 荣耀白塔的每一个人都坚信并且等待着 胜利到来的那天…
  国际三禁 禁白禁娘禁苏  进群有审核 自戏200+即可 不算严审 只要你崩皮不严重应该就可以进群  群主还有三个管理一起创群 所以希望在群里别太攻击管理  混好了兴许你也能加入权限小队 那么  对帅帅的哨向paro有兴趣的话
欢迎加入白塔荣耀审核群,群聊号码:            621610127

【群宣】荣耀静候您的加入。

这里是全职语c,虽然不是新群,但是空皮多,开时期,开卡拟,诚邀有意搞事者加入。

日常上皮聊天,致力于三天开一次小戏,五天开一次大戏,想开戏、有好梗可以找群主或管理讨论,亦或说完后自行组织。觉得自己皮气不正也没关系,大家可以一起磨。

群里不缺乏搞事的热情,唯缺热爱搞事的
你。(当然我们要在皮气的基础上搞事。

――――

进群微审,最好是写戏,实在没时间写就算了,谅解。第一次换皮50+,第二次换皮100+,慎重选皮。国际三禁,黄豆娘苏,还禁小号全白,斗图刷屏。

麻烦保持活跃度,管理不定期清人。(小声bb管理只清眼生的。)

以上。

――――

蓝雨喻文州想找一个给撩的黄少天。
微草凄凄惨惨戚戚,缺人到连蓝雨都看不下去了。
雷霆戴妍琦最近需要人来管管了,最好是特别,特别严厉的肖时钦。(喻文州语。
嘉世叶秋找不到苏沐橙配合有些无奈。

――――

群号:668062142

我们静候您的加入。

真的非常缺人了……欢迎加入。

两只花:

【通知】
各职业选手及其家属(账号卡):
  为进一步加强各战队、选手间情谊,亦便于搞事情,经讨论决定为有此意图的选手们新建一交流群。现仅有小部分选手,望未加入者尽快与我们会合,一同为联盟吃枣药丸事业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特此公告

                                       咕年吱月喵日





我们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你。
一个新群,人少话不多,微审,近期开古风paro,可是人太少开不起来…
撒泼打滚拜托您来玩啦!

【多cp】关于月考(下)

·掉落cp见tag。

·ooc预警。

·灵感源于生活。

――――
手表.

孙哲平心累,但他不说。

他本着看戏的原则,看了微草一场戏,看了孙翔唐昊一场戏。

可最后总有口狗粮来的猝不及防。

张佳乐同样心累,但他也不说。

身为走廊的考生,他感觉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后有韩文清,张新杰,右有寒风,前有监控录像。

也就左侧的大孙能给他丝温暖。

还有多久才考完啊。

张佳乐在内心哀嚎,从敞开的后门小心翼翼探进半个脑袋:“大孙大孙,几点啦?”

顺便向黄少天投去同情的目光,旁边坐着俩监考的宝贝,作弊肯定相当艰难。

孙哲平把桌子上的手表递了过去:“这个表本来就是打算给你的,上次你给我送了礼物,我还没给你呢。”

“诶,你还记得呐,都是一家人,不分这个。不过这表我收下了。”

张佳乐收好手表后,被忽然的寒风吹成团。

在回头的某一瞬间与自家副队达成了共识。

下一秒就被狗粮甩一脸。

没带外套的双花二人组一起在风里瑟瑟发抖。

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静静在风中凌乱。

――
外套.

张新杰一边用橡皮擦着空白的纸,把桌子摇的咣当咣当响,一边后悔着为什么要听他们的,以这个为暗号传答案。

摇的这么有节奏还这么大声,多少也能听出来不对吧。

像《震惊!霸图副队强迫症晚期,竟因嫌橡皮不够干净在考场磨橡皮!不顾他人,桌子摇晃声音之大令人发指!》这种理由真的会有人信吗?

不觉得ooc吗?啊?良心不会痛吗?

当张新杰察觉到黄少天的目光时,发现还真有人信了。

都说了多少遍了,他不是强迫症。

心寒……怎么还真有点冷。

张新杰终于想起来自己在教室后门门口,还有那张已经不在世上的备忘录上大写的加衣服。

昨天在宿舍弄坏他备忘录的人最好别被他逮着。

呵呵。

发完最后一题的答案,张新杰放下橡皮缩成团。

真冷,今天风怎么这么大。

好希望有个人给他递外套啊。

张新杰看了看教室外走廊的韩文清,韩文清没有动作。

也是……一般来讲谁都不会认为他能忘了加外套吧。

张新杰对于同样缩团的张佳乐惺惺相惜。

连旁边的孙翔坑唐昊都没兴趣看了。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背上一暖,抬头,原来是韩文清给他披上了外套,还是热乎乎的。

“刚刚帮你暖外套,让你冻着了。”

“谢谢队长,那你……”

“没事,我早上多带了一件。”

张新杰:感动到落泪。

方士谦,林敬言:不敢动,不敢动。

――
电码.

肖时钦本来不想作弊的,他是好学生,他都会。

可是他听叶修说,张新杰也加入了。

既然新杰加入了,那自己加入就加入吧。

虽然不懂为什么和他一样都会新杰要加入这种事。

他当然也不会知道当他同意以后,笑得像只狐狸的叶修又和张新杰说了同样的话,就是把名字换成他了。

于是算上唐昊,孙翔,孙哲平,喻文州,江波涛和方锐,几人在张新杰所在宿舍研究摩尔斯电码。

并商量好了一些注意事项。

比如如何区分别人发的是字母还是数字还是中文。

比如太多人都拿笔敲桌子拿手敲桌子会被怀疑,所以肖时钦以推眼镜为号;张新杰用橡皮擦白纸,以桌子摇晃的声音为号;叶修以哼歌为号给附近的人通风报信……

至于不会英语?不知道可以把字母当拼音来用吗?

肖时钦与张新杰对完答案,想起了自己当初的这个提议,心里美滋滋。

不,没有,他没有堕落。

说起来,今天的小戴格外令人省心呢。

心里更美滋滋了。

于是乎下意识推了两下眼镜,一次时间短一次时间长。

其实,他还不知道的是,戴妍琦的文具盒里,有张摩尔斯电码表。

讲台上的方士谦突然打了个喷嚏。

戴妍琦无辜的笑笑。

――
荣耀,

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考试,

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作弊。

――――――end.

各个故事都是互相有关联的。

比如摩尔斯电码里一短一长代表A。

比如新杰大大的备忘录其实是翔翔弄坏的。

友情提醒各位考试还是要好好考的――而且这里提到的作弊方法都是纯属脑洞,经不起实践的咳。

(上)戳这里

【多cp】关于月考(上)

·掉落cp见tag。

·ooc预警。

·灵感源自生活。

――――
序.

联盟又搞活动了。

这是常有的事,职业选手们早已习以为常。

再说了读书是好事,多学习科学文化知
识,全面提高自身素养,有利于为国家做贡献,也有利于形成联盟的良好风气。

呸。

好事?

好你个虚空阵鬼。

这就是你让我们上学的原因?

虚假。

唯有荣耀才是真。

――

小纸条.

正在月考的黄少天默默在心底友好问候出题人的祖宗十八代,有技巧的避开两位监考的视线左顾右盼。

机会主义者名不虚传。

然而他附近的众人很显然不打算配合他。

右边的叶修默默移开自己的答题纸并哼起了歌。

左边的王杰希趴在桌子上,只留给他一头秀发。

无奈,只好求助于左后……哦,是方锐啊,那算了。

右前方的肖时钦正在安安静静的推眼镜,原来小事情才是眼镜本体,我们一直误会霸图副队了……

可是强迫症本体是真吧,橡皮够干净了别再擦了桌子在咣当咣当的响啊。

竟然没人投诉。

黄少天一脸复杂的看着似乎什么都没听见的,正在奋笔疾书的江波涛。

时间不够让他再复杂下去了。

方士谦:“同学们注意了啊,再过15分钟我们收答题卡了。”

黄少天闻声看去,一挑眉:监考了不起哦?

方士谦微笑回应,一点头:可不是吗。

黄少天低下头,似在认输。

其实不然,是前面的江波涛给他递了张纸条。

一看,上面写着来自喻文州,心中暖流激荡。

患难见真情,可不就说的是这时候吗。

抬头望去,喻文州也在看着他。

相视而笑。

――
涂卡笔.

孙翔听话乖巧的复习了所谓一定要考的重点,自以为复习良好,定能得高分,靠自己的实力考过那个叶修。

他还是太天真了。

他背的要点完美避开了考题。

深知学习套路的卢瀚文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孙翔面对空白的试卷,思绪万千。

他想起了被唐昊拉到张新杰宿舍时,自己对于他们行为的不屑。

现在看来,打脸。

昨天还不小心弄破了张新杰的一张纸来着……应该没什么。

要是能重来,我定要……

要选李白……

孙翔放弃自我的在心里嗨歌。

一旁的唐昊看在眼里,写了张字条放在涂卡笔里。

“啪”一声脆响,吸引了一个班的目光。

孙翔被吓了一跳,看向过道。

随即反应过来那是唐昊的涂卡笔,也想起来他和唐昊的一个约定。

如果要传答案,放在涂卡笔里。

所以孙翔装作那是他的笔,淡定弯腰捡起。

带着对唐昊的改观,孙翔取出了纸条。

上面写着“哈哈不会了吧”

孙翔有句mmp他不仅要讲出来还想挂唐昊脸上。

他也给了唐昊张纸条,让唐昊给方锐。

正在埋头写第二张纸条的唐昊抬头,一时没反应过来孙翔用意,接过后给前面的方锐。

说时迟那时快。

“我要举报,唐昊与方锐串通作弊。”

唐昊的手僵在那里。

林敬言无奈摇头,没收两人纸条,扣两人二十分。

目睹全程的孙哲平:精彩精彩,继微草内乱后的第二大好戏。

“唉。”唐昊苦笑,还是给孙翔递出去了自己刚刚在写的纸条。

那上面是好几个人智慧的结晶:正确的答案。

孙翔沉默。

“抱歉。”

唐昊依然一脸失落。

这次轮到孙翔叹气了:“爱你。”

――
手机.

王杰希在昨晚耐不住方士谦软磨硬泡,没看一眼书,陪着方士谦玩去了。

在他看见监考表的那一刻……

方士谦你给我等着。

可是现在该怎么办,作弊……算了不存在的。

再说,连叶修都没作弊,他为什么要作弊呢?

王杰希为什么那么肯定呢?因为江波涛说了,要作弊会带他的,也会带叶修的。

他十分认真的把会做的都写了,把不会做的都猜了。

这个时候只能祈祷蒙的全都对了。

正当王杰希打算休息会时,突然手机响了。

等等为什么自己身上会有手机……

……

好你个方士谦。

王杰希心里凉了半截,绝望的闭上了眼,他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

讲台上的方士谦和林敬言交谈几句,方士谦走了下来。

“小队长,手机上交。”方士谦心虚。

“……”王杰希盯着方士谦,目光直逼方士谦眼底。

“考试带手机有作弊…倾向,没扣你的分已经很好了,上交。”方士谦还是很镇定的说完了。

“嗯。”王杰希递出了自己的手机。

讲台上的林敬言在偷笑。

后半场,王杰希趴在桌子上,不理睬于任何人。

只留给别人一头秀发。

他满脑子都是方士谦。

昨天那个地方还行来着……就是有点偏少女,估计小戴推荐的,毕竟看见了戴妍琦对方士谦说了什么,然后方士谦给了戴妍琦一张……

什么电码表吧好像。

难不成想作弊?

嗯……不太可能吧,谁会闲到那个地步。

不对我都在想什么……

好像有点困。

于是王杰希睡着了。

在他睡着后,方士谦偷偷的把手机放回了原处。

――
清流.

江波涛一直在听着桌子声,看着反光的眼镜做题。

做完后,放下笔的空隙,他看见了趴着的
王杰希。

唉,可怜。

江波涛如此想着。

昨天他不是没去找王杰希,而是去了没见到。

听小戴说,他们出去玩了。

江波涛的思绪突然被打断,喻文州给了他张纸条,让他传给黄少天。

考个试还要秀。

江波涛微笑着,抄了份删减版给黄少天,又把原版转手给了小周。

余光瞥见肖时钦又推了眼镜。

原来这题答案是A吗……

更改完的江波涛回头,黄少天果然在猛抄。

嘴角的弧度又上扬几分。

呵,凡人。

状况外的周泽楷:(·-·)?

――――tbc.

(下)戳这里

【韩张】线

20分钟码出来的脑洞。

短到连ooc都看不出来x

――――

“请问张副队,传言本赛季后韩队将退役的消息是否属实?”

“张副队看一下这里!霸图即将由您接手是真的吗?”

“明天发布会的召开是为了正式宣布韩队退役吗?今天的活动为什么韩队没有到场?”

相机的闪光灯不停闪烁,镜头聚集在张新杰身上,企图捕捉到哪怕一瞬的失神然后加以揣测。

张新杰哪怕被话筒包围,也依旧是扬着浅笑,极有耐心的与记者对峙,却始终没有回答这些尖锐而现实的问题。

张新杰静静坐在电脑前看着那天的录像,隔着屏幕凝视以前的自己,电脑屏幕的光反射在眼镜上,也映亮了黑暗中面无表情的脸。

屏幕上的视频突然转换,是霸图原队长韩文清最后一次参与发布会的视频。

张新杰看见那时的自己,也如现在一般静静的坐着。

恍惚间,他好像又听见了曾经的队长那声有力的“一如既往”,还有记者群里短暂的沉寂。

还有那个人回头对他笑的样子。

虽然按理来讲沉寂不该用听见来形容,虽然那人笨拙的表情也几乎不能用笑来描述。

扬了扬唇,继续看下去。

却不小心开了弹幕。

一条条的弹幕无一例外是一如既往和韩张。

张新杰看到这里下意识的偏头,想看那人的神色。

只有一片漆黑无声嘲笑。

未收起的微笑僵在脸上。

沉默。

自在某点相遇起就默默的相互陪伴着前进,始终如一,从不逾越。

这就是他和韩文清。

只是这两条线不再平行。

如果有冲动就好了,如果有恋慕就好了,张新杰垂着眼想,至少两条平行线在背道而驰前还能有短暂的相交。

现在算什么呢?前一天还对着自己笑,第二天就杳无音讯,连手机号都换了。

旁边的手机突然震响。

张新杰急忙看去,但不是他想看到的备注。

是前两天的相亲对象打来的。

对了,他电话号换了。

短暂的失望后,张新杰按下接通,那边传来了甜美的女声。

随手摁了面前的空格键,起身走向窗户。

有什么模糊了映在眼里的灯火。

没关紧的门投下阴影,一个模糊的人影就在这里看了张新杰许久。

最终也只是转身离去。

“嗯,好,我们明天见。”一直看向窗外的张新杰在那人转身一刻低下了头。

“再见。”

挂断电话,回头。

水珠砸落在地上,溅起不可见的小水花。

眼底的模糊褪去,依旧是一片清明。

换来了镜片里那个背影,脚步一顿。

算了,就这样吧。

也只能这样。

―――――――END

名字瞎起系列。

脑洞和写出来的不是一个东西。

绝望。

『206屋内:

孙翔趴在床上打游戏:“糖糕你去开门。”

唐昊背靠床尾坐在地板上,仰头枕着床看向孙翔:“我不,你去,上局你输了这就当惩罚吧。”

“昂?这就算惩罚了?我还以为你要……”孙翔边说边低下头去看唐昊,两人距离之近让孙翔一时怔愣。

“哦?你还以为我要……唔!”唐昊笑着伸手想揽孙翔的脖子,却还没来得及实施便被枕头糊了脸。

“呵,还想调戏你翔哥我。”

“……”调戏未果反被枕头糊的唐昊心情复杂。

孙翔看了眼脸上盖着枕头的唐昊,心满意足的把手柄丢在床上去开门,一边走一边嚷嚷:“谁啊?大冒险赌输了还是怎么着的来我们这……”』

孙翔:[开门后顶着一头乱毛蒙逼]

某屋:emmm孙翔选手你好,我是刚到的随队记者,以后就由我来进行跟踪报道,现在我正在进行直播。[暗示性的把目光停留在了对方的一头乱毛上几秒]

孙翔:啊,你好。[还是有点蒙逼的转头]糖……唐昊,有记者来直播了

唐昊:……[一把拽下脸上的枕头和孙翔对脸蒙逼]

【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谁截个图做表情包233333】
【唐氏蒙逼和孙氏蒙逼】
【不,六个核桃式蒙逼和糖糕式蒙逼】
【我只能说66666表情包做好了记得造福社会】

某屋:唐昊选手你好,看来我似乎打扰你们做什么了,要不两位继续做?

【继续,做,吧】
【一语双关,满分】
【附议,臣觉得ok,继续做吧】
【衣衫凌乱,满头乱发,很好我懂了】
【突然严肃的弹幕我都不敢刷23333了】
【说严肃的你是认真的?】

唐昊:你好你好,我们刚刚也没做什么,打游戏而已。[走到门口]

孙翔:嗯,刚刚开门前在打游戏。

【唐昊:这种时候要装傻】
【终于不对脸蒙逼了】
【前面的反射弧赶得上某奶茶销售量了】

某屋:游戏?因为睡不着所以打荣耀吗?

唐昊:不是在打荣耀,玩一些单机双人的小游戏而已,放松放松。

[镜头配合着给床上的手柄一个特写]

唐昊:说起来单机双人游戏,孙翔总是……唔[被捂嘴]

孙翔:[誓死不暴露自己单机玩不过唐昊的事实]记者你继续。

某屋:[毫无压力的强行转折]两位关系看起来很好啊,其他晚上也是玩小游戏放
松的吗?

孙翔:嗯,一般晚上睡不着的话会和唐昊一起玩,不过等正式备战了估计就不会这么空闲了。

唐昊:玩困了就睡了,一般都是孙翔先喊睡不着又是孙翔先睡着。平常不这样,只是因为世邀赛住在一个房间才有时间一起玩游戏的。觉得这种相处模式挺好的。

【突然正经】
【感觉到了自己的姨母笑】
【两个人玩累了相拥而眠什么的只有我觉得萌??】
【我也觉得你们这种相处模式好!】
【你们看着他俩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穿着乱糟糟的衣服说这么严肃的话真的不跳戏吗xxxx】

某屋:职业选手平常很忙也是能理解的,那么两位晚上有没有做什么事的习惯?

唐昊:[揽过孙翔]有啊,不过那个有点涉及隐私。

孙翔:我也有,也涉及隐私所以就不说了,抱歉。

某屋:没关系没关系,谢谢二位,大家此时肯定都有些猜测了吧,不打扰二位了,你们继续,继续[目送关门x2]

【这已经是明示了】
【yoooooooo】
【官方卖腐,最为致命】
【麻麻问我为什么要螺旋升天】
【99999999】
――――
emmmm被敏感词气到,你有本事屏蔽有本事让我发啊!!

咳咳祝大家双节快乐啊!

Á≠ĖÁĎú:

大家来玩啊wwww

公子如兰:

【群宣】占tag致歉


哎呀不想认真写群宣。


这是个披皮闲聊群!主要水聊但是也可以语c!因为开学所以经常很冷清,希望多几个活跃的暖群小天使!许多主皮都还是空的!皮表在p2有!


干啥都行 ,吐槽安利唱歌连麦写作业都可以!


反正不是什么正经群。


cp暂时有双花,喻黄,叶蓝,周翔,方王,林方,双鬼,韩张,刘卢,袁徐,柔邱,高乔,白杨,包罗。


除此之外可以自己撩别的cp!你看看那个大写的柔邱!


希望加群的小伙伴照顾一下洁癖党❤❤


门牌号:660789480


欢迎加入呀!!

如果有一天,联盟选手带起了孩子【兴欣篇】

·本文又名《你永远打不败boss亲戚家的小孩,职业选手微笑着告诉你,他们也不能》。
·又又名《震惊!职业选手留下这段视频后竟在网上销声匿迹,这背后的真相竟然是……》
·私设有,ooc预警。
·我们当然要带伞哥玩。
·突然的脑洞,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玩意儿。

――――――
『事情的起因』

夏休期期间,荣耀官网开启了这么一个投票:

你希望看到荣耀选手们做什么?

这个投票开启了两天,除去一些奇奇怪怪的建议,有几项蜜汁受欢迎。

带孩子就是其中一项。

然后冯主席亲戚家的孩子要来,偏偏那个孩子还对荣耀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于是让荣耀选手们轮流带孩子这事就定下来了。

真的不赖冯主席,大家要体谅有心脏病的人士。

至于那个把孩子托付给心脏病人士的亲戚我们就不要理了。

所以荣耀众人开始了照顾孩子的生涯。

――――
『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其过程艰辛,不得不谈。
但是又不太好谈。
因为作者文笔太辣鸡。
好像混进来了什么?
算了不管了。

――――
『线索:闲聊群聊天记录』

第一天,我们可爱的孩子来到了兴欣。

然后闲聊群就炸了。

君莫笑:
孩子一直哭,吵着要看女版君莫笑你让我怎么办!这个照顾孩子的过程是在直播的,孩子哭的停不下来快快快各位支个招,哥的一世英明要毁了!

海无量:
我感觉我已经聋了【绝望.jpg】

百花缭乱:
听起来就可怕,硬生生把叶修逼成了个低配黄少天

风城烟雨:
女版君莫笑?这孩子有前途,我也想看看

逢山鬼泣:
幸好第一天是去兴欣

秋木苏:
我以为我很会带孩子,但我现在发现我可能只会带女孩子【气哭.jpg】

罗辑:
他差点毁了我的帐号卡……【无奈.jpg】

王不留行:
面对三岁儿童,首先要把重要、值钱的东西全部好,确保不会被拿到,以免受损,罗辑同学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

索克萨尔:
然后,找到一些耐用、又对于这个孩子有吸引力的东西吸引其注意,或着陪同画画、看电视、讲故事之类的,避免哭闹不止,叶前辈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

生灵灭:
还可以准备好零食,哭闹时比较有用,做不到的事……就转移注意力吧,小孩还是比较好哄的

石不转:
兴欣的女选手呢?女性更容易和孩子相处吧。

迎风布阵:
她们一大早出去逛街还没回来,不过已经发完消息了
吵死老夫了,感谢楼上几位,今天boss送给你们公会

索克萨尔:
哦……少天把boss击杀完了

石不转:
事实上,其他区的我们也击杀完了,顺便神之领域的boss还有一个。

生灵灭:
……

王不留行:
……

――――
『事情的开始』

让我们把镜头转回兴欣那栋别墅:

叶修趁着夏休期,回到兴欣待一段时间,检查检查大家的成果,顺便祸害网游。

一早,兴欣女成员就出去逛街,男成员们一人一台电脑守着。

就在叶修和魏琛吞云吐雾正惬意时方锐的手机突然炸响:来电人,陈果

一接通,陈果就在电话那边喊,快点下楼开门。

魏琛做贼心虚的摁灭烟头,也喊,怎么了老板娘把自己关外边了?

陈果道,你们又干什么了,冯主席说在楼下。

方锐脸色一变,对着电话说老板娘你放心吧我们什么也没干没什么事你们接着逛街吧。

然后“嘟”一声挂了电话。

众人目光齐齐投向方锐。

苏沐秋和叶修不抢烟了。

包子和罗辑不怼了。

安文逸、莫凡和乔一帆不练习了。

魏琛也不管boss了。

一片寂静中,二楼的各位似乎听到了楼下敲门声。

方锐把手机一放,一脸严肃:昨天,冯主席打电话,说联盟弄了个活动,让职业选手轮流带孩子,全程直播,让我们准备准备,今天是我们兴欣。

魏老大一拍桌子:“这么重要的事你昨天不说?”

方锐咳嗽两声:“昨天轮回不是来找茬吗,冯主席电话打的不是时候,当时我们正被围攻,我要是突然不输出,很有可能全军覆没……”

叶修斜瞥过去,打断方锐:“忘了就直说,不要弄的那么清新脱俗。”

友善的苏沐秋大大打圆场:“冯主席还在楼下等着,我先和阿修下楼,其他人赶紧收拾收拾。”

兴欣众人鸟兽状散开。

被拽下楼的叶修和拽叶修下楼的苏沐秋微笑着与冯主席进行和善的寒暄。

请忽略掉那孩子的嚷嚷和楼上不时传下来的“你能快点吗!”“你催什么!”之类的声音。

在电视机前的荣耀粉看了半小时广告后,他们终于看到了衣冠楚楚的兴欣众人。

然后冯主席又和苏沐秋还有叶修寒暄了一遍。

终于,兴欣众人开始了为时一天的带孩子生涯。

或者说,兴欣众人开始了为时一天的与boss――小孩的斗争生涯。

――――
『事情的经过』

以下,是经安同学描述摄像小哥记录的兴欣的存活记录。

说白了就是官方录播视频。

1.
莫凡,选择gg。

当刚开始的亮相结束后他就跑楼上去了。

后来因为人手不够又被拽下来。

全程面无表情的默默看着小boss,面无表情的被小boss捏着脸。

――《脸上面无表情,心里mmp》
――《竟然觉得这样的仓鼠莫很可爱》

2.
罗辑,出局。

小boss一来就明确了目标,死缠君莫笑,啊不是,死缠叶修,表示要看女版君莫笑。

叶修默,迫于摄像头这个对于小boss来说的强力辅助,只好飙手速求助。

召唤师罗辑同学带着他的召唤兽――毛绒恐龙前来帮忙,成功牵制住小boss,阵鬼乔一帆在旁辅助。

但是boss趁着召唤师技能冷却,召唤不出召唤兽时抢走了其帐号卡。

还差点给扔水里。

――《我去藏帐号卡,别等我我可能不回来了》
――《罗辑同学的背影显得十分疲惫》

3.
安文逸,选择gg。

这个小boss似乎挺懂战术,开始缠着牧师。

安文逸身为大学生,纵然再冷静,也是真不会带孩子。

只能带着有点尴尬的微笑,不停给自己和乔一帆刷血。

――《文逸你可是兴欣的治疗啊,连枪王都踩过的人,你偶像在看着呢》
――《枪王大大表示很无辜》

4.
乔一帆,出局。

一帆小天使非常善良,而且身为阵鬼本身也是辅助。

他在安文逸和罗辑没出局时,可以放个暗阵――陪着玩捉迷藏进行辅助。

亦或是放个水阵――倒个果汁什么的给小boss喝也能拖延时间。

你说水阵是啥?一帆小天使的专属辅助类技能,场下有效。

可是当离他最近的两个队友出局后,赶来的苏沐秋大大又突然不知所措时,结局就注定了。

所以你懂的。

――《我只想好好打个荣耀》
――《前辈们那么辛苦我还是去给他们倒水吧》

5.
苏沐秋,选择gg。

本来苏沐秋大大觉得,照顾孩子嘛,自己一手带大苏沐橙,也没什么难的。

于是在看到自己的后辈们水深火热时就前去支援。

可是男生和女生是不一样的,习惯性拿个蝴蝶结的苏沐秋陷入沉思。

这个孩子为什么不像自家妹子那么体贴呢。

还有恐龙的故事怎么讲……巨龙救公主……哦不对那还是公主童话……

我总不能给他讲游戏吧。

就在这短短几秒的思考间,boss已经扑向了君莫笑!

――《所以其他人都哪去了为什么不来帮忙》
――《可以说是非常心疼伞哥了》

6.
叶修,出局。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叶修大大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挂了。

看!boss扑向了君莫笑!君莫笑还在低头看手机似乎毫无察觉!

君莫笑抬头了!他看见boss了!他想转身找千机伞!不对他转身想找零食!

可是boss没给他机会!

boss继续哭闹,要看女版君莫笑!叶神一脸生无可恋!boss奔向了屏幕……诶?!画面现在一片色彩斑斓(?)!咳咳各位刷新一下出现故障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不知出于什么摄像机的视角天旋地转。

最后一幕只有张被放大的脸。

――《那一刻,人类回忆起了被小孩支配的恐怖》
――《联盟的各战队在直播间里看的津津有味我会说?》

7.
魏琛,生死不明。

他一意识到不妙就借口上厕所跑上楼下线遁,给在逛街的女选手打电话寻求外援。

再下来时就被小boss的奥义术·噪音给吵得掉血。

然后看到了沉思的苏沐秋灵魂出窍的叶修抱着水杯的乔一帆用毛绒玩具想吸引小boss注意的罗辑翻箱倒柜找零食的安文逸和正死扛伤害的方锐。

于是赶紧读条六星光牢控制住了小boss一段时间没让小boss去砸一帆小天使的杯子。

在此期间,方锐没抗住伤害。

这一段的场景时不时虚影谁知道魏老大到底出没出局呢。

就算出局可能也是吵的吧。

――《emmmm真是十分混乱》
――《摄像小哥不帮忙怕是也阵亡了》

8.
方锐,出局。

方锐和boss玩了半天“看我真诚的大眼睛”,又捉迷藏了半天比猥琐。

奈何小boss对一帆小天使的杯子执念很深,没老实多久。

身心俱疲的方锐大大表示,早知道我就去找林大大了啊。

――《方锐大大不哭,林大大也在直播间里》
――《说起来方大大才是真·上厕所去了吧》

9.
包容兴,存活。

你以为我想说出局?

然而,包子是唯一一个成功坚持到女选手回来的。

一开始包子干嘛去了呢?抱个手机跑楼上去研究育儿。

所以他再下楼就知道了怎么照顾孩子而没出局?好吧你真的以为包子会实行吗?

实际情况是,当他下楼看到一片狼藉时,他严肃的给小boss上了堂严肃的思想教育课。

然后找了张帐号卡登录让小孩玩。

冯主席:……

――《不去帮你家小弟,差评》
――《从一开始就在想包子哪去了的只有我吗》

――――
『事情的结果』

我们的女职业选手们接到求救信号后立刻买了几套童装赶回来,带着粉红少女心给小boss打扮。

男职业选手们长舒口气帮忙打下手,很快一片狼藉仿佛不存在过一般。

可喜可贺。

摄像小哥:我还有那么多战队要拍,我后悔了……

――――完

先不说这是什么玩意了怎么打tag都是个问题,算了就这样吧,如果你能看到这里说明我们有缘w

来自青训营的一份不正经研究记录.1

嘿你们好!我是霸图青训营的一员。

我最近,在研究一个深刻的学术性问题:正副队之间到底,谁占主导地位。

不要说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要知道,是个男人,总有攻的一面,更何况张副队还是霸图的男人。

虽然韩队更攻就是了但这不重要嗯。

与我离的进的几个哥们都纷纷踊跃加入,并开始打赌。

我以我对我的偶像张副队深沉的敬意率先赌,韩队主导,尤其晚上。

其他几个哥们赌我是对的。

但是赌归赌,我们需要通过观察得出最终结论。

首先,我们要观察正副队之间的互动。

众所周知,霸图的作息严格,十分严格。

青训营当然不例外。

但是霸图成员都知道,作息表上规定的时间里,晚个十分钟以内是没事的。

你只会被慈母般的张副象征性的骂两句。

但仍然不建议迟到,因为你也有可能被韩队象征性的骂两句。

或者,张副象征性的骂你两句,韩队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你。

韩文清  is  watching  you.

……我打了个寒颤后捂钱包,表示这个伟大的实践任务我不参加。

我的作息在某些时候和张副保持一致。

比如早起,比如中午吃饭,比如晚上散步。

不仅因为这次的问题,也因为,我写韩张。

为了真理,我不惜自己的钱包,起的比张副早,只求抢先占据健身房的角落,近距离观察。

韩队和张副晨练,去健身房只是概率掉落。

所以有时我起了个大早并没什么用。

但是我不会告诉其他几个哥们这些的。

毕竟他们正在那研究张副的作息表,打算早起。

好期待明天哦。

说起来我今天被基友安利了个不得了的东西,叫张韩。

听起来很刺激。

于是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悄咪咪的开了文包看。

我训练做完了的相信我。

果然很刺激。

但不足以动摇我韩张的心。

所以我看到文中写到张韩二人,不,韩张二人进屋后我就啪的一声关了文包,然后熟练的打开训练界面……

嗯?对面的哥们你干嘛用那种怜悯的目光看我。

……我后面好像站了个人?

我透过电脑屏幕看到……那个熟悉的眼镜反光频率……wdm张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看在我看的是张韩的份上你放了我好不好。

我弱弱的转头。

张副温润的笑了:“好看吗?”

张副笑的好苏啊……但是我有点怕……这种美丽而带有丝危险的笑容难道不是应该出现在喻队脸上吗。

恍惚间我怀疑我在蓝雨青训营。

定了定神我小声回应:“还行……”

张副拍了拍我的肩:“我也这么觉得。”

???

他又加了一句:“该怎么做我不说了。”

随后拔了我的U盘潇洒的走了。

留下我原地蒙逼。

但我还是感觉张副帅炸!!

张副踏出门的一瞬,整个屋子里除了我以外的人都笑了起来。

对面那哥们好心解释:“副队盯了你有十分钟。”

还好我自制力够强,没往下看。

不然我可能没脸在青训营待下去了。

emmmm可是我的u盘呢?

—————————未完